比利时版还珠格格?和亲爹打了7年官司自证蓝血公主霸气归来一袭红裙惊艳众人……

原标题:比利时版还珠格格?和亲爹打了7年官司自证蓝血公主,霸气归来一袭红裙惊艳众人……

在刚刚过去的7月21日比利时国庆节上,皇室贵族成员皆隆重出席,其中一位身穿红色大码长裙且裙子下摆处绣有白色和平鸽的金发女子,与其他成员相比显得有些特别之处。

不同于先任比利时亲王阿尔贝二世(Albert Ⅱ de Belgique)的三名子女——阿斯特里德公主、现任国王菲利普和劳伦特王子,这名红衣女子作为阿尔贝二世的私生女,是和生父打了7年官司后,才胜诉获得“公主殿下”称号的德尔菲娜公主。

她是国王阿尔贝二世和情妇西比耶·德·谢利斯·隆尚女男爵(Baroness Sybille de Selys Longchamps)的女儿。这对情人在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幸福地生活了18年,彼时阿尔贝二世与宝拉王后的婚姻正面临破碎。

小德尔菲娜是由其母亲的第一任丈夫、同为比利时贵族的雅克·博埃尔(Jacques Boël)抚养长大的,后者公开承认了德尔菲娜是自己的女儿。

年轻的小女孩于是便以为雅克是自己的亲生父亲。然而,阿尔贝二世也偶尔参与她的童年时期,并亲切地称呼她为“小蝴蝶(papillon)”。

70年代末,隆尚和丈夫离婚并带着女儿一起去往英国。当时阿尔贝二世曾想过结束自己的婚姻,和她们一同在伦敦生活,但隆尚女男爵拒绝了——因为阿尔贝二世将会是未来的比利时国王,其中牵扯的政治利害太过复杂。于是他们在1984年结束了这段关系。阿尔贝二世之后便致力于挽救和宝拉王后的婚姻。

德尔菲娜先后在瑞士勒罗西学院(l’Institut Le Rosey)和英国在切尔西艺术与设计学院(la Chelsea School of Art)学习,并于1991年在后者拿到毕业证。自2003年起,德尔菲娜就和从事建筑行业的波兰籍美国人詹姆斯·欧哈尔(James O’Hare)生活在一起。

他们生育了两名孩子,女儿约瑟芬(Joséphine)和儿子奥斯卡(Oscar)。

德尔菲娜一直不知道阿尔贝二世是自己的生父,直到母亲西比耶·隆尚女男爵在她18岁时告知了她这个秘密。知道了这个消息后,德尔菲娜也还是选择默默保守这个秘密。

但奈何各路媒体虎视眈眈地盯着皇室各成员,终于,在1999年10月19日发布的宝拉王后自传中,记者Mario Danneels提到,阿尔贝二世在与妻子的婚姻遭遇危机时,曾有过一段婚外情并且生了一个女儿。

如此劲爆的消息一出,关注度便居高不下。皇室首先否认消息线日的圣诞节演说上,国王只承认了在30年前自己的婚姻的确曾遭遇冰封期,但在那之后,他们感情稳定且生活十分幸福。

在2001年和德尔菲娜通话时,国王阿尔贝二世说“你不是我的女儿”,自此斩断了和德尔菲娜的联系。2013年,在阿尔贝二世将王位传给菲利普王子后,德尔菲娜决心通过法律手段来获得生父的正式承认。

谈及打官司的动机,德尔菲娜的辩护律师说她不为权,也不为钱,只是不想成为一个打了折扣的孩子,她希望能拥有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们拥有的东西。而阿尔贝二世的辩护律师则考虑“公主”称号带来的附属品问题。重要的不是名号,而是随之而来的行政上的特权。

2019年5月16日比利时法庭裁定,阿尔贝二世必须每日支付5000欧元给德尔菲娜,直到他愿意接受DNA鉴定为止。

5月28日,86岁的阿尔贝二世终于同意一起去医院进行鉴定。鉴定结果证明德尔菲娜的确是阿尔贝二世的亲生女儿。自此,52岁的德尔菲娜终于可以将姓改为Saxe-Cobourg,且法庭裁定德尔菲娜有权被称为“公主殿下”(altesse),并且将来可以继承阿尔贝二世四分之一的遗产。

她的女儿和儿子也因此成为比利时皇室的约瑟芬公主和奥斯卡王子。只不过根据比利时法律,私生子不具有继承王位的权利。

胜诉后不久,10月9日,她和同父异母的哥哥,现任比利时国王菲利普,在拉肯王家城堡会面。会面的第二天,阿尔贝二世在新闻稿中说:“我和我的妻子对国王菲利普的提议感到非常高兴,这预示着所有人,特别是德尔菲娜的生活将过得更加幸福。”

虽然胜诉,但过往造成的情感伤害却无法就此带过。在德尔菲娜的个人网站上,有她2020年最新完成的作品集“Attitude”的pdf版本。

在序言中有这样一句话: “我明白了我的态度是我唯一可以真正控制的东西(I have learned that my attitude is the only thing that I can truly control)” 。这部作品集可以说是德尔菲娜艰难寻求身份认同之路中的内心写照了。她将小时候自己作为私生子的痛苦和对爱的渴望绘成画,又在画中写上文字:

看到这里,大家怎样看待这位比利时版的“还珠格格”及她回归王室的故事呢?快到评论区发表下看法吧!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