剁手狂魔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二世他到底是国王还是魔鬼

2020年6月30日,刚果民主主义共和国独立六十周年,比利时现任国王菲利普致函刚果总统费利克斯·齐塞凯迪,首次就比利时前国王利奥波德二世对刚果人民施行的残酷殖民统治表示遗憾。

他说:“我要对过去造成的创伤表示最深切的遗憾,而今天我们的社会仍然被歧视所左右……我们将继续与一切形式的种族主义作斗争。”

就在此前,竖立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的前国王利奥波德二世的雕像被一些抗议者污损,由此引发了比利时内部有关是否应该移除利奥波德二世雕像的争议。

这位臭名昭著的比利时前国王利奥波德二世生于1839年4月5日,他的统治时期是1865年12月11日至1909年12月17日,他本人也是比利时迄今为止在位时间最长的国王。

大约从公元14世纪起,在非洲刚果河,出现了一个高度结构化的王国——刚果王国,它的疆域包括今天安哥拉北部、扎伊尔和刚果民主主义共和国的一部分地区。

公元1482年6月,葡萄牙探险家迪亚哥·卡奥到达刚果河河口,从此开启了刚果王国与欧洲之间的交往史。

九年之后,葡萄牙向这个地区派遣了一些天主教传教士,表面上其目的是在这个地区推行文明化的进程,而实际上,他们的意图却是将这个地区的大量人口当做奴隶贩运到巴西。

在后续的300多年时间里,葡萄牙人从刚果地区掳获了超过500万的奴隶。公元1526年,当时的刚果王国国王阿方索一世还向葡萄牙国王若昂三世写信,请求他停止这种掠夺行为,因为自己国家人口正在大幅度减少。这种抗议自然是毫无效果。

到了17世纪末期,姆班扎由原先的十万多人的刚果王国首都变成了一个人烟稀少的荒僻村落。

刚果河盆地是非洲最大的热带雨林地区,这里除了可通航的河流,还有许多被雨林和大草原所覆盖的高地。所以这个地区不仅仅有可供奴役的人口,还有丰富的动植物资源。

从18世纪末期开始,欧洲各国逐渐废除了奴隶贸易。这并非源于欧洲人“良心”的觉醒,而是因为工业革命的兴起。新兴的工业家们发现,“自由”的雇佣工人比种植园的奴隶效率更高,这个时候再从非洲不远万里地贩卖奴隶也就越来越不划算了。

因此,欧洲人及各欧洲国家政府认为让非洲人留在非洲,强迫他们从事当地丰富的物产资源原材料的生产,那么非洲人廉价的劳动力同样可以给欧洲人创造惊人的价值。

还在王储时期,利奥波德二世就为自己所要继承的这个国家感到憋屈,比利时太过渺小了,根本承受不了自己强大的野心。让他感到气愤的是,和比利时同样狭小的荷兰在海外却拥有十分富饶的殖民地。于是他也将自己的目光投射到了国土之外。

为了获得殖民地,利奥波德二世计划将自己打造成一位心系苍生的慈善家形象。1876年9月,在比利时的首都布鲁塞尔,他主持召开了一场有关非洲的国际地理学会议。

在开幕时,利奥波德二世慷慨陈词:“我想告诉大家,这是地球上唯一没有被文明渗透的地方,刺破这个被黑暗包围的地区,将是一场新时代的十字军运动……将你们引到布鲁塞尔,我没有任何私心。先生们,虽然比利时很小,但是我们对她感到高兴和满足。我只想穷尽自己的一生好好地为她服务。”

这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建立一个国际非洲协会的决定,利奥波德二世在与会者的热烈拥护下,当选为协会的第一任会长。

不久之后,他聘请了英国著名的探险家亨利·莫顿·斯坦利,这位探险家此前沿着刚果河从东向西穿越了整个非洲大陆。

通过考察,探险家发现,沿着刚果河深入的那片沃土之上,还没有形成一个可以强大到抵御外敌的国家,当地人基本上以最原生态的方式生活着,而这正是利奥波德二世所期望得到的好消息。

利奥波德二世立意在刚果地区打造一个所谓的“自由黑人共和国联邦”,这样可以赢得外界的支持。为了实现目标,他先是成立了一个“国际刚果协会”,然后利用舆论到处造势,鼓吹说:这个协会的作用实际上类似于“国际红十字会”。

探险家斯坦利带着大炮、挖掘机器和一些廉价的畅销品再次回到了刚果,几年之内,“国际刚果协会”蓝底金星的旗帜就飘扬在450个刚果村寨的上空。

这些村寨多数的酋长根本不清楚自己签下的协议到底是什么,他们并不识字,也无法理解那些深奥的法律条文,只是按照对方的要求在文件的最后画一个符号,按上指印,就可以得到对方手中捧着的一块花色艳丽的布料。

就这样通过欺骗的手段,利奥波德二世从当地人手中骗取了土地的所有权和管理权。

1884年6月,斯坦利带着一大捆签好的协议回到了欧洲。同年11月15日,欧洲列强、美国以及奥斯曼的代表齐聚柏林,他们这次要商讨的是如何对非洲这片大陆提供“保护”。只是在这个会议桌上,并没有一位来自非洲当地的代表。

利奥波德二世没有亲自参加会议,但是他分得了最大的一块蛋糕。其他国家的决策者过多地考虑海岸线对于殖民地的重要性,因此,没有人在意利奥波德二世觊觎的那片广袤的非洲内陆地区。

第二年5月的签约仪式上,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二世以“国际刚果协会”的名义获得了刚果地区的所有权。当主持人提到他的名字时,所有的与会代表起立鼓掌。通过这次会议,列强们在友好的气氛下瓜分了非洲。

国王利奥波德二世获得的非洲殖民地面积相当于非洲大陆的1/13,是比利时的国土面积76倍还多。他将这个地区命名为“刚果自由邦”,还着人为这个国家谱写了国歌——《向着未来》。

利奥波德二世将新成立的刚果自由邦的首都定在博马,这是一个港口城市,选择这里主要是因为便利的交通。

他一面把自己伪装成慈善家,大张旗鼓地在刚果自由邦颁布了禁止奴隶贸易的法令,一面在当地到处掳掠村民,让他们承担粗重的体力劳动。为了掩盖丑恶的罪行,利奥波德二世将这些被铁链拴着的劳动者美化成“自愿者”。可是据当地官员的统计,这类自愿者的死亡率竟然高达四分之三。

利奥波德二世最初感兴趣的是象牙,自由邦的官员们在刚果国内大肆地低价收购象牙,或者干脆编造各种由头从村民的手中抢夺。当有人诟病他的行为时,他回答说:“刚果国并不是商业机构,如果它在某些地方收购象牙,其目的只是为了减少政府的财政赤字。”

利奥波德二世一直对外宣传要在刚果设立文明机构和完善公共服务设施,但是实际上,这里没有学校、没有医院,到处设置的只有“连养马都不够格的”窝棚。这里的村民一个个像木乃伊一样骨瘦如柴,他们的身上带着镣铐,颈上像狗一般套着铁制的项圈。

19世纪九十年代,橡胶成为欧洲工业市场上的新宠,这让利奥波德二世成为了新的支柱型产业龙头。在刚果的雨林地区,到处生长着野生的橡胶树。到了九十年代的后期,刚果地区野生橡胶的收成就超过了象牙的收入。

收割橡胶的工作是非常辛苦的,收割工们往往要爬到树的高处,割开那些藤蔓的皮,才能收集到黏稠的乳状汁液。由于官员们的贪得无厌,村寨附近的橡胶很快就被榨干了,收割工们只有不停地往热带雨林的深处前进。

为了逼迫土人收割橡胶,军官们带着武器进入当地人的村寨,将寨子里的妇女或者孩子抓住并充当人质,要求他们的家人或者酋长用橡胶来交换。

如果土人们军官们的胁迫,那么他们的妻子和孩子就会失去生命。在这期间,那些漂亮的当地女性还会受到军官们的侵犯。

据说,当时的刚果国政府给每一个代理人和镇公所都发放了一本《指导手册》,手册中详细介绍了如何挟持人质,对当地人实施恐怖压制的手段和方法。

有压迫就有反抗,那些反抗最为激烈的村庄遭到政府军的疯狂,还有一整个村庄的人全部被杀死,一些传教士进入那些村庄后发现,血迹斑斑的地面上到处都躺卧着被砍去了手的死尸,空气里也弥漫着腐臭的气味。

在国王利奥波德二世的宣传造势下,许多被蒙蔽的民众认为刚果地区是一片乐土,是高大的树木掩映下的丰盈和甜美,那里根本没有饥饿的奴隶、没有被的人质、没有血腥的屠杀……那里的居民们应该个个对利奥波德二世感恩戴德。

偶尔一两个有正义感的人对利奥波德二世折磨和杀害非洲人的行径表示质疑时,他就公开表态:“对于有几千年食人历史的人种而言,有必要动用各种手段改变他们的懒惰习性,让他们意识到工作的圣洁之处。”

1897年,比利时最大海港安特卫普港的码头上站着一位衣着考究的年轻人,这个人来自英国,名为埃德蒙·迪恩·莫利尔。

他是一家利物浦船运公司的雇员,该公司享有刚果自由邦所有货物运输业务的独家经营权。同时,莫利尔还拥有一份兼职——给一些报刊撰写文章。

作为船务公司在比利时的代表,他每个月都要来这个码头多次,检查船只的进港和离港。数次之后,他就发现了许多问题。

例如,作为贸易双方,比利时和刚果的地位并不对等,船只每次运送到港的货物数量巨大,常常将货舱塞得满满当当。但是返航时,船只上定期运送的却是武器和弹药。那么这些象牙和橡胶是如何被比利时人收购的呢?

莫利尔知道,在当时的非洲是没有使用货币的,那里基本上的交易方式还是以物易物。很明显,刚果的工人不可能从这如山的货物中得到任何报酬。他越来越确信,在大海的另一边,存在着一个奴隶制的国家。

莫利尔将自己的发现告诉了自己的上司,可是他的上司吓坏了,生怕这个刺头激怒了利奥波德二世国王,让公司失去利润很高的运输合同。

公司想方设法地让他闭嘴,但是莫利尔拒绝了公司提出的任何收买条件。1901年,在公司受到了冷遇的莫利尔辞去了工作,决心以自由撰稿人的身份向民众揭发利奥波德二世的暴行。

开始时莫利尔并不顺利,报纸对于他的文章多有限制,直到两年后,一位正直的利物浦商人资助他创建了自己的刊物《西非邮报》,他的言论才受到许多人的关注。

随着莫利尔不断扩大的声势,那些对刚果原住民抱有同情心的传教士和退役的雇佣兵们开始将自己收集到的第一手资料,通过各种方式秘密传递给他,这让莫利尔的新闻越来越具有权威性。

莫利尔的努力终于获得回报,1903年,英国众议院经过激烈的争论后,通过了一项决议,要求比利时应对刚果本土的民众实行人道的管理。

虽然利奥波德二世被人扒下了伪善的外衣,但是除了受到一些口头谴责之外,似乎他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损害。这时候,另一位正义之士站了出来。

这个人是一位爱尔兰人,名为罗杰·凯斯门特,时任英国驻刚果自由邦领事。1903年年末,他回到伦敦述职。在报告中,他列举了自己在刚果当地考察到的政府军的各种罪行。

一些利益相关的人开始使用各种手腕试图压制下凯斯门特的报告,凯斯门特于是直接通过媒体曝光了自己的考察结果。英国外交部在不得已的情况下,于次年公布了凯斯门特撰写的考察报告。

一些有识之士慢慢加入了莫利尔的阵营,这其中就包括从刚果回来的一些传教士,1906年,传教士约翰·哈里斯牧师的妻子艾丽丝·西利·哈里斯向公众展示了后来非常有名的一张照片。

照片里一位成年的男性黑人注视着被人丢弃在地上的一只手和一只脚。那是他五岁女儿的手和脚,只是因为这位男子没有完成当天橡胶的收割任务,他的女儿就遭到白人管理者残忍地杀害。

面对日益高涨的反对之声,利奥波德二世国王只好妥协,公元1908年,他宣布将刚果自由邦从自己个人的名下剔除,把它交给比利时政府管理。不过比利时政府为这个所谓的馈赠付出了高额的金钱。

1909年2月,74岁的利奥波德二世因病离世,死后不到一年,他年轻的情妇(据说临死前,两人已经秘密结婚)就带着他的大笔遗产嫁给了前男友。而他和玛丽王后所诞下的三个女儿此时却两手空空。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